回望考研(三):不忘初心

背景介绍

  这是考研三篇的最后一篇,主要讲导师选择、考后规划和三年打算等事宜。选择不忘初心做题目不仅是为了押韵,更是想结合自身实际,对这个热词提出自己的解读。

面向人群

  1. 遇到技术和事业瓶颈的青年在职开发人员
  2. 勤奋能干但对前途迷茫的本科生,尤其是出身不好的本科生
  3. 来看个热闹的朋友和长辈们
  4. 若干年后的自己

1.指导思想

  我已经逐步养成了但凡行事,思想先行的习惯。在未来三年,我将秉承不忘初心和知行合一这两个原则,积蓄力量,为毕业后的下一波上升期作准备。

1.1 不忘初心

  我一向抵触网络热词,但不忘初心这个词在心灵鸡汤的赤潮里脱颖而出,它的确很特别。谈及“不忘初心”,一般都是指乔布斯援引过的“Stay Hungry,Stay Foolish”

   “不忘”就是这个Stay,它代表较真的生活态度。从特定角度来看,人就是自己创造的历史的总和,人在此刻就代表他的历史。假如能在任何时空都“不忘”,就能“活出自己的原则和性格”。

  “初心”是维持生存和推动发展的本能躁动。初即是无,心是感情和感觉。人的资本和地位积累都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即便一个人继承了很多,他比较的基线也会变成“同样起跑线上的人”。那么在新手村的时候,Hungry和Foolish又可以带来什么样的“心”?毫无疑问,菜鸟必然会被虐,必然会因此觉得沮丧和绝望。处在沮丧和绝望这一精神状态的人往往会表现出悲愤交加,当然也有表现为穷开心、娱乐至死甚至看破红尘(自称)的。后者已经很难醒过来了,正因为他们放弃了对自己的要求、失去了自尊,所以就获得了难以推敲的“看开”。相反,一个健全的人会因为自己的软弱无能而愤怒,因为无法支撑起自尊。这种负面感情可以带来抑郁,可以摧毁人对启蒙精神和所谓正能量的执念,但如果和它正面对峙,即使痛苦,也能带来收获——既然软弱,就要变强大

  “Stay Hungry,Stay Foolish”设定在自己并不穷困的语境下,但仍然要求记得那时候的感情,记得自己拼搏和探索的勇气,记得自己衣不蔽体、不成体统的屈辱,甚至记得敌人的青筋和獠牙,以此鞭策自己认真地活在当下。 认真地活在当下,不仅需要反思和继承过往,而且需要展望和规划未来。抱着以前练就的“危机意识、开拓意识”,时刻思考和评估目标及手段,步步为营,扑向猎物。
  综上所述,不忘初心就是保留危机意识、开拓意识,继往开来、知耻而后勇。这样的生活态度,正是我现在所需要的。

1.2 知行合一

  我崇拜强大的人、全面的人,王阳明这样文武双全的例子,即使是古人,即使他的心学不是唯物的,我仍然乐意去理解一下他的思想。
  说来惭愧,我在这里谈格物致知和知行合一的话,总有半瓶醋的感觉。不过 Blog 就是暴露自己心路历程的地方,所以还是要说说我的“知行合一的庸俗理解”的。
  我认为知行合一说的并不是流行的类似“实践与真理”、“规划和落实”的关系,而是认识与实践的本质联系。它并没有提倡认识和实践应该统一,而是说它们本来就是统一的。我的依据是,同一理论系统内,“知而不行,是为不知”说的就是“对事情的严重性、急迫性和必要性认识不够深刻,所以不会付诸行动”这种情况。
  因为知行合一,所以我们要格物致知、要致良知,这样就能用最准确的认识推动最佳实践。那么将这个结论运用到自己身上,假如把最佳结果定为利益最大化,其致良知的过程就是最大限度地把“喜欢做的”和“应该做的”统一甚至等同起来

2.导师选择

  虽然题目写的是“导师选择”,或者网上经常说“双向选择”,但其实我并不像在找工作和面试的时候一样有底气。用”找“这个词可能更贴切一些。
  对很多导师来说,有实践经验与否不是他们最看重的品质,他们更希望自己带的学生是一张白纸,只要求基础学科的知识要扎实。然而我现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应用型”,处在另一极。

2.1 早作打算

  进上师大是计划外的事情,教务老师也说了“开学以后才会下发更新过的导师信息”,所以刚考完我并没有着手处理这件事。然而在群里认识了一个有为青年,他很早就非常积极地联系导师。作为一个希望尽可能把握自己命运的人,我不想在这种问题上让出主导权。
  于是,我只能利用过期页面的信息东搜西搜,来寻找自己感兴趣的方向了。

2.2 工程还是数据?

  我本来报考的是华师软件工程专业,也有(相较大多学生)更加丰富的软件开发实践经验,显然这是第一选择。然而在我们学院范围内,这个方向的师资力量不如物联网、通信和模式识别。除了这个方向以外,我还对自然语言处理、情感和舆情分析的方向感兴趣。
  我是应该在现有的技能树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还是追求新兴方向和热点呢?
  这里要再一次谈到考研的动机了,如果是一年前,我会毫不迟疑地选择后者。但如今,我已经拥有能够喂饱自己的技能,却深刻体会到技术外的因素对程序员大军中背景朴素、毫无特色一员的重要性,也体会到了全面+拔尖的理想模型中拔尖才是更重要的
  换言之,我来校园里,就是牺牲了“更有效率地学应用能力的机会”来换取更有价值的东西,工作导向的内容更应该由我自己用悟性和自觉来学,不应该把它放在第一位考虑。在体制涉及的部分,我应该在自己擅长的方向加码。
  我向唯一的博导发了邮件,研究方向是软件测试。据我观察,软工的理论研究已经很多年没有新鲜的成果打入草根的应用阶层了,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应该祈祷自己的背景能帮上一些忙吧。

2.3 面试和意向敲定

  我在法定节假日之前联系导师,在假日结束后收到了回复。看到邮件的时候已是当日中午,导师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面谈,收拾收拾就出发了。
  导师的工作和业务的确很繁忙,我也没有详约时间,等了一阵才真正开始面谈。面谈的内容就是阐述自己的背景和经历、能力和兴趣,之前面过很多公司,所以这方面没啥障碍。
  面试的加分项我就不谈了,重点说说减分的:考数二的、偏科的、离开校园时间比较长的。我的数学成绩毫无悬念地又被拿来和自己的英语对比吐槽了,导师问了两遍两科的总分,86/100 和 68/150(笑)。
  关于应用能力是否能加分的问题,我没有在这方面听到肯定或否定的话。不过在确认意向后,我问导师需要在这几个月看哪些方向的文献,他建议看看Web和数据库方面的书,看来这是大部分学生能力不足的方面。
  直到最后我才知道,其实我是第三个联系导师的,这应该是最后一个名额了。当然正式的录取还是按照规章制度放在开学后,但有那么多人去提前确定意向,大家还真是在资源稀缺的环境里养成了主动出击的好习惯啊我想了好久到底怎么美化“抢文化”。

3.近期计划

  从四月到九月是一个尴尬的空窗期,没有公司乐意给我签半年的合同,就算能签,也没精力去工作。然而这段时间里,荒废了半年的技术,总算可以捡起来了。身体状况还是没有好转太多,也不能太折腾。
  我先用两周时间把个站的前端翻新了,把它作为热身运动,因为写简单的前端几乎是惯性动作,不需要太多动脑。早上改前端,晚上写文章,累了多休息。还要把不合适的网络痕迹清理了,防止以前的世界观被人肉挖掘后,新同学对我产生错误的看法。
  在Blog修缮逐步推进到后期的时候,我要尝试工作的时候被需求束缚着、没法好好尝试的事情,下篇文章将详细说最近在做的小项目

  等耳鸣的情况好转了,就要把DSP、高等工程数学等课程预习起来,在读研期间保证各类课程(尤其是数学)不拖后腿,毕竟做一个GPA大于3.2的学霸也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本科划水拿的3.17),想试试看。
  假期如果有精力分配给个人爱好的话,我也考虑学习一下日语,不过目测没有这个空闲了。

4.毕业去向

  我对民营部门的幻灭感非常大,就像第一篇文章里提到的,我不乐意做拿劳力换现金流的交易来实现别人的发财梦。假如有科研潜力,我一定会考博读博,目标暂时就定在华师软院。
  之前在第二篇也说过,如果当下是一个生产力发达很多的时代,我可能会去读文科。也许我对人文社科抱有美好的幻想,但我学语言的能力比我写代码的能力强一些。所以我考博也许也可以跨到人文社科,例如计算语言学。
  假如我无科研潜力,毕业后我会将另一个家置换到张江附近,在张江找一家作息稳定、福利良好的、高学历人群占主流的技术类事业单位工作。工作内容可以是Web开发,但最好是发展更好的方向。在用工资+收租打稳定牌的同时,把更多的时间用于个人爱好、旅游、交友等可以抬高生活质量和切实增加幸福感的事情。
  无论这条路怎么走,我都会随时考虑出国的可能性。由于并没有太大的急迫性,可以考虑排队魁北克技术移民。假如读博的话,我一定会尽力争取去欧洲的双学位项目。

#结语
  冗长的考研三篇总算结束了,每篇历时半个月,开玩笑地说,好像又考了一次研。如果可以帮到有考研需要的人,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不认为会有人看完这三篇,但我希望自己在三年后看到这些内容后,能够把进步和不足的地方圈出来、点出来,能够提醒自己不忘初心、问心无愧地做一个有原则和有追求的人。

not found!